推荐资讯

又是有人大吼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发布时间:2018-06-20 09:33 浏览:
怕是这种境地,余文静也被女伴的话逗乐了,捂嘴轻笑道:
 
    “要是来个超级丑的大胖子呢?”
 
    黑发女子闻言,顿时身体一僵,俏脸一阵青一阵紫,最后咬牙切齿道:
 
    “管他是胖是瘦,是丑是帅,只要他把我救出去。老娘就豁出去了,大不了上床眼睛一闭。帅又不能当饭吃...当然要是帅哥最好了。可惜,那个老怪物和他手下那么强,谁能来救我们啊。”
 
    说着说着,黑发女子心情低落,又要流出泪来。
 
    余文静轻轻的将少女搂入怀中,心中轻叹:
 
    ‘小凡,恐怕这辈子,我也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
 
    正在铁笼内七人,都一片悲戚时,忽然一个轰鸣的声音,宛如雷震般,透过重重山体,在整个山腹内回响震荡:
 
    “华国陈北玄....前来拜会.....黑巫教大巫神...”
 
    这声音,仿佛九天神雷般。在山腹内一直回荡,震得所有人都头晕目眩。
 
    “这是...”
 
    包括铁笼内七人,以及整个山腹的人,都瞠目结舌。盘坐在七米高台上的黑袍老者,也猛的睁开眼睛,眼中射出绿油油的光芒,宛如饿狼般。
 
    “巫神大人...陈...陈北玄杀来了。”
 
    一个黑袍人,连滚带爬的冲进山腹,仓皇叫道。
 
    “混账,我没有耳朵吗?听不见?”
 
    老者怒斥一声,抬手打出一道黑煞巨掌,在那黑袍人惊恐的目光中,猛的将他抓住。
 
    “啊啊啊啊!”
 
    纯粹用地下黑煞之气,凝练而成的巨掌,直接上黑袍人,皮肉烧的焦黑,甚至连骨头都被烧的碳化。整个人瞬间成为一具骷髅。
 
    “你们守在这,本老祖去会会陈北玄。”
 
    老者一掌杀人后,桀桀怪笑一声,猛的化作一道贯穿天地的黑气浓烟,向山腹外射去。
 
    “是。”
 
    所有黑巫教弟子,都惊恐的拜道在地,颤抖答道。
 
    铁笼内七人,看的目瞪口呆:
 
    “这...这真有人来救我们了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听那人的语言,好像是华国语,你们知道他在说什么吗?”约翰目光一转,看向两个华裔少女。
 
    黑发女子皱了皱眉:
 
    “好像在说什么,华国程备轩,来拜会什么黑巫教...大巫神。我华语不太好,没怎么听清楚。”
 
    “不,他说的是,陈北玄!”
 
    余文静忽然开口,斩钉截铁的道,美眸之中,闪耀着惊喜交加的光芒。
 
    “啊?”
 
    众人诧异,不明所以的看来。
 
    ......
 
    陈凡一声响彻,简直震动百里。
 
    整个内比都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尽管内比都这上百万人口,都是缅国人,但还是有少量的华国游客与翻译,懂得华语,听到陈凡所言后,都目瞪口呆:
 
    “这个程备轩是什么人啊?嗓门这么大,用了扩音机器?还有黑巫教大巫神,好像听说过啊。”
 
    几个驻扎在内比都的记者们,更是兴奋的掏出摄像机,兴致勃勃的往外面看去。
 
    尽管缅国是极度落后的国家,便是发生总统政变都未必能上世界头条。但外面又是炮声雷鸣,又是有人大吼,一定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而陈凡此时,丝毫未理会这些。
 
    他庞大的神念,横越过十里长空,猛的扑向黑山总坛。重重山体,根本阻拦不住神念。瞬息之间,陈凡就看清山腹内的情况。
 
    “那是...余文静,她还活着?”
 
    陈凡眼睛顿时一亮。
 
    但紧接着,一个怒哼之声,猛的传来。陈凡就感觉到另外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猛的冲出,与他的神念互相撞击在一起。
 
    “嘭!”
 
    虚空之中,爆起了一阵无形的波动。
 
    两股庞大的精神力凌空撞击,陈凡身形动都未动,只是头发晃了晃。而对方则传来一声闷哼,显然吃了暗亏。
 
    在通玄境时,陈凡的神念就媲美地球神境,如今迈入神海,便是三四个神境联手,精神力都未必比得上他。
 
    紧接着,一声怒吼猛的从远处山体中传来:
 
    “陈北玄,你敢杀我弟子,闯我总坛,灭我子孙,我绝不放过你。”
 
    说着,一道贯穿天地的黑气长虹,从黑山山腹中射出,当空一转,带着滚滚烟煞之气,向陈凡冲来。人还未止,铺天盖地的热浪已经席卷而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