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顾峥翻了一个白眼懒得跟这个丫头废话他看着前方在渺渺水汽中距离

发布时间:2018-08-03 21:39 浏览:
 “是的!英雄!”
 
    现在顾峥那比他还大侠的气概,已经深深的折服了这个世界的委托人,他已经在心中安安的决定了。
 
    等到这位举世无双的侠客走后,自己也要学习前辈的优良传统,将顾峥闯下来的偌大的名头,继续给他发扬光大了。
 
    这一人一球一书,就带着各种的心思踏上了悠悠哉哉的南归的路程。
 
    但是前提是要忽略那个在他们身边再一次的出现,且阴魂不散的孙二娘的骚扰。
 
    在开封府城外做完了顾峥的要求的孙二娘,她们逃跑的路程那是险象环生。
 
    要不是金国与大宋国的军队纠缠在一起,没有功夫搭理他们这一群不堪造就的蝼蚁的话。
 
    现如今的孙二娘早就被身后赶过来的金国大军的铁蹄给碾压的毛都不剩了。
 
    而追兵整整的追了一天,狼狈而逃的孙二娘,在成功的摆脱了追兵,在往江西道原定的会合地点集合的时候。
 
    因为她的迟到,顾峥连等都没有等他们,就直接的开始往南方返回了。
 
    要不是这伙人在江湖上的经验十分的老道,赶紧就追着蛛丝马迹跟上了顾峥的一人一马,否则现在的他们还在这江西道的地界内到处的转悠呢。
 
    因为这个,孙二娘这一路来可是没少朝着顾峥发难,而此时这位姑娘的去留,也成为了顾峥与委托人讨论的第二大主要的议题了。
 
    “你打算拿孙二娘怎么办?”顾峥对着脑海中的小球发问道。
 
    “啥?什么怎么办?”
 
    这小球竟是打算跟他装糊涂。
 
    顾峥再一次的开了口:“我可跟你说啊,这位姑娘可不是在我的任务范畴之内的。”
 
    “我对这样的母老虎一般类型的女人,可是谢敬不敏的啊。”
 
    “要知道这姑娘可是处处都透着黑道的邪性,你要是想发展点什么,等我走了之后你们自便啊,我可不招惹。”
 
    “若是你想避免麻烦,我做个卑鄙无耻之徒,帮你宰了?”
 
    被顾峥这么一说,那脑海中的小球赶紧就阻止了起来。
 
    “这孙姑娘这么多天,对我有情有义,不辞辛苦的跟随在我的身后,还拿出大半的家财帮助我复仇,她虽然在德行上有所欠缺,却是从未曾害过我,我作为一个忠肝义胆的侠客,不能有恩不报啊。”
 
    听完这话的顾峥,直接就被委托人的话给噎在了当场。
 
    顾铮下意识的问道:“哥们,你这有恩就报是根据这姑娘的颜值来的吧?”
 
    “这要是黄杏儿是个无盐女,你是不是就将人家安全的送到南方之后,也就没有了后续了吧。”
 
    “哪里像是现在这般的,巴巴的回去去续接着你们的前缘。”
 
    “你就承认了吧,其实你就是那种一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那种人吧。”
 
    被顾峥骤然戳穿的委托人也不在乎,反倒是理直气壮的回到:“是啊,侠客江湖本就如此,江湖儿女本就应该如此的洒脱。”
 
    “黄杏儿对我有恩,孙二娘对我有情,我怎么能够忍心舍弃他们。”
 
    好吧,顾峥怎么就忘记了现在是大宋国的异世呢,这男人的思维本就不同,可能在委托人的眼中,左拥右抱才是大男人当有的豪气呢。
 
    那心里只为他一人的狠辣的女人,辣手的对象又不是他。
 
    想到这里的顾峥,也不打算再替委托人去操心这种婆婆妈妈的事情了。
 
    等看到了黄杏儿一切安好之后,他就赶紧携带着小黄球飞升而去!
 
    这马背上的顾峥嘀嘀咕咕,一旁的孙二娘则是察觉到了些许的不对,她咕噜噜的一转眼睛,就策马贴近顾峥到:“说,你是不是在想着你的小丫鬟呢?”
 
    “啥?”
 
    “你就别狡辩了,这一路上魂不守舍的,现在越发距离这杭州府近了,我看你的魂都要被人家给勾走了!”
 
    “哼!没出息!”
 
    顾峥翻了一个白眼,懒得跟这个丫头废话,他看着前方在渺渺水汽中距离的越来越近的杭州城,就将脚底下的马匹一夹,一个加速就朝着城外直奔而去。
 
    “哎!你给我等等啊,刚才我问的话你还没回答呢,你是不是心虚了啊!”
 
    “混蛋!”孙二娘狠狠的甩了一下手中的马鞭,朝着前方恨恨的喊道:“你别想就这么甩掉我,这一路上你没甩的了,现在更是没门了!”
 
    可惜跑远的顾峥,整个人都消失在了江南水乡清晨的巨大的水雾之中。
 
    等到孙二娘穿过了扛着小框,推着大车,熙熙攘攘的早起进城的百姓队伍之后,顾峥早已经不见了踪迹。
 
    拒绝的意思是那般的明显,气的这个小妞是直跺脚。
 
    而罪魁祸首的顾大爷,却是站在杭州城内一座再寻常不过的府邸院落的外边,噔噔噔的敲响了这个院落的侧门。
 
    “谁呀?”
 
    一个疑惑的声音想起,门房开启了侧门上的小窗。
 
    待到看清楚来人了之后,那个仆役则是热情的就将整个侧门都打了开来。
 
    “哎呀呀,这不是顾恩人吗?你何时回到的这杭州城?”
 
    “可是来找我们老爷夫人的?快请进,快请进。”
 
    说罢,竟是打算将顾峥引进院落之中,反身回去找人通禀了。
 
    而顾峥则是一把抓住了这个心急的仆役,阻止了对方的行为,说出了自己的真正的来意。
 
    “咳咳,那啥,我今日回来的匆忙,改日再过来拜访你们家的主人,我这次过来主要就是想来看看黄杏儿的。”
 
    “她可一切安好?”
 
    听到了顾峥的话语,这仆役才反应了过来,他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赶忙点头到:“你问的黄杏儿姑娘啊,她一切都好,我这就去找我家的婆子,到内院中将杏儿姑娘给叫出来。”
 
    “顾壮士,你看这样可好?”
 
    顾峥点点头,表示感谢,这仆役手脚麻利的就转身而去。
 
    须臾的功夫,这侧门的走廊上就返回来了一道倩影。
 
    也算是那仆役有眼力,竟是自己寻了一个旁的由头,躲开了两个人的相见,终于给了顾峥一个能够与黄杏儿单独说话和询问的机会了。
 
    这一面,隔了无数个日夜的千言万语,骤然相见的两个人,竟是相对无语了起来。
相关阅读